检索条件

检索内容


查看大图
书名:《俄罗斯组合分析问题集》 英文书名:
丛书系列: 俄罗斯精品译丛系列 图书编号:∑79
作者:[俄]Л.В.康斯坦齐诺维奇 叶思源译 出版社: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
ISBN:978-7-5603-3083-9 开本:787mm×960mm 1/16
版次:2011年1月第1版 2011年1月第1次印刷 印张:10.75  字数:130 千字千字
定价:48.00 元元 页数: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本问题集。这些问题与下列数学有关:组合数学、离散数学与信息论的数学部分的一系列表示为“数字形式”的问题,包括纠错码理论、离散几何、组合学中的概率等。我们着重介绍由Г.П.Егорычев所提出的计算组合和的方法,并将这个方法作为书中各篇的主要分析工具。�

本书可以作为离散数学与信息论课程的参考书。

 

 


  

【目  录】

绪论

1  组合求和 

  1.1  若干基本组合恒等式的推广 

  1.2  换元法 

  1.3  斯特林数,伯努利数,斐波那契数 

  1.4  克拉夫丘克(Кравчук)多项式 

2  生成函数,估值与其他事项  

3  组合内容的数论问题  

4  n维单位立方体的几何 

  4.1  纠错码 

5  布尔函数 

  5.1  析取范式 

  5.2  热加尔金(Жегалкина)多项式 

6  有限集的组合学  

7  字与序列的组合学 

8  概率内容的问题  

9  综合题  

10答案与解法 

参考文献 

编后语 

 

 


  

【编 语】

俄国诗人普希金说过:“人的影响短暂而微弱,书的影响则广泛而深远.”�

刘培杰数学工作室又出新书了.照例,作为策划编辑和数学工作室的主持人在书后又要唠叨几句.

这本书稿来之不易,2007年莫斯科图书国际博览会上,人声鼎沸,宾客如织.耳边环绕着的都是听不懂的语言,对俄语一窍不通的笔者置身其间,像一只犬溜进了Shopping Mall.犬粮一定是有的,但在哪个店中又被置于哪个架上是断然问不到的.这时候唯有依赖自己的嗅觉了.奇怪的是笔者也似乎具有这样的数学嗅觉.绕过文学、艺术、哲学等展台   直奔一家小展台.上去就拿起了这本封面没有一点数学痕迹的书.

在互联网时代,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叫去中心化,就是说,人人都是那么回事,没有中心.

但数学不是这样.它的中心感极强,从早期的古希腊一直到近代的英国、德国、法国及至现代的美国,甚至会具体到某一个城市如德国的哥廷根.但不论世界数学首都怎样风水轮流转,始终有一个陪都存在,那就是俄罗斯.数学世界的目光始终不敢游离于俄罗斯之外,其根源就是它的原创性和其精英化特质.

英国一位科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说过:“我希望人们意识到科学是一种属于精英的东西,只有少数极高天才的人才能创造出伟大的艺术和伟大的科学,西方宣扬的平等主义将会终结”.

科学特别是数学是特别不讲平等的.有些人天生就是数学的创造者.而有些人尽管不情愿也只能是数学的复制和传播者.另外绝大多数如我辈只能是心甘情愿地做数学的消费者.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基因天注定.俄罗斯绝对是一个多产的创造者而我们沦为消费者已实属幸运.

牛顿是个十分严肃的人,从不大笑,据他的助手汉弗莱・牛顿(Humphrey Newton,与大科学家牛顿无亲戚关系)所说,他只见他的老板笑过一次.他说:“有一回他借一本欧几里得的著作给朋友看,他问那位朋友看了多少?喜不喜欢那个作者?朋友反过来用自己的问题去回答:“学这样的东西对我的一生有什么好处和用处?”牛顿听了开心地笑起来.(King's College Library. Cambridge. Keynes MS 135)

我们数学工作室“生不逢时”,诞生于物质至上的盛世.每出一本书都不免有些“心虚”,总要说服自己,出这样的书对社会是有好处的,对读者是有用处的,但前提是要有一个多元化的阅读环境和口味多样化的阅读者群体.

梁文道在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曾说:“我梦想有一天,随便和一个杂货店老板攀谈,发觉他喜欢研究汪精卫;或者一位中学生说,他在研究香港的蝴蝶,人们把追求知识当做嗜好,没有特别理由,只为‘好玩'、‘过瘾'.”�

这样的读书人的存在才会使我们的图书有生存的空间.虽然这本书是一本问题集,但在中国的考试中绝对用不上.对那些只想考试那点破事的人来说,不读也罢.但对那些读了许多中国出版的千篇一律的连例题、习题都似曾相识的组合书后仍心存不满的人倒是应该读一读.

陆友仁在《研北杂志》中云:“刘禹锡尝谓,翻讨书传,最为乐事,忽得一异书,如得奇货,好求怪僻难知之籍,穷其学之浅深,皆推其自出,有所不及见者,累曰寻究,至忘寝食,必得而后已,故当时士大夫多以博洽推之.”�

这本书可算是一本异书,因为它是用分析的方法来研究组合学.这是俄罗斯组合学的一个特色(20世纪80年代初笔者曾在长春一家小书店买到过一本转译自俄文的英文版书《组合求和中的积分方法》风格十分类似).连翻译这本书的叶思源老先生都觉得有一定困难.叶先生是中山大学教授,早年的研究生,能译英、俄、法多国数学文献.为译此书特到图书馆借了一堆书恶补了一番.

在达恩顿的《启蒙运动的生意:<百科全书>出版史》(17751800)中,受布迪厄“文学场”理论的启发而发现:“书籍是历史中的一种力量”,但是不能单从销量上看问题.因为:“图书的消费只能被看做是读书公众的趣味和价值观不甚精确的指示器”.

我们数学工作室的书在图书市场的处境是叫好不叫座.铁杆粉丝有一些但销量远不如教辅书,所以在开卷公司的调查中我们在全国仅排在第八位.但想想在今年上海书博会上,连编辑了近20年的《陈寅恪全集》尚卖不过某些烂书.心里又有什么不能平衡的呢?做此书的目的用《南方周末》记者李海鹏的话说:并非有什么特别原因,顶多是个“我喜欢”.可是我觉得,这个“我喜欢”太重要了,它来自人性,又简单又无敌(李海鹏著《佛祖在一号线》,文化艺术出版社.北京,2010年,P39)

前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冯唐博士曾对刚开始创业的年轻人建议:集中在你最喜欢的领域,别管行业,先自己体会自己,什么事儿自己做得最爽,就把那事儿当成首选.中国市场巨大,不怕你选的面窄,就怕你没有快感,做出的活儿不好.

活好不好,各有评价标准,有些行当难以统一,但数学是一个标准仅次于田径赛的标准高度统一的行当.如果不遇裁判作弊和观众口味改变,得到好评是意料当中的.一分钱一分货.用通常出版行业的定价标准去衡量,本书的定价偏高.但我们认为图书是精神产品,应以内容质量高低论价,不能以成本论价.

在英国洗一次车一般需用5英镑左右,但30岁的Gurcharn Sahota提供的全套洗车打蜡服务价格却是其他同行的上千倍――每次7 200英镑!究其原因,绝非Gurcharn天赋异禀,而是他提供的服务确实非同一般.洗车这种技术活儿到了Gurcharn手里,愣是变成了一门艺术.在他那儿,每辆车的平均清洗时间是250个小时,使用的清洗剂多于100种,而且Gurcharn还要将所有清洗程序里里外外执行5.

有读者在网上评论说刘培杰数学工作室出版的图书价格很无耻.我们认为他应该是教辅类图书的读者,但选错了书.

在爱思唯尔文献出版公司的标志上,一位老人站在一棵葡萄藤缠绕的榆树下.榆树代表着知识之树,树下的老人代表着充满智慧的学者,树下还飘荡着的一句拉丁文,翻译成中文就是不孤独.整个标识传达出这样一个理念:文献出版让研究者不孤独.这也是我们的理念.愿爱数学之人都团结在一起.

 

刘培杰

2010101  于哈工大

 

 

   
  联系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复华四道街10号 邮 编:150006
  联系电话:0451-86281378、13904613167 E-mail:lpj1378@163.com